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减排目标

中国:
2020年单位GDP比2005年下降40%~45%
平均GDP年增长率按照9%算,GDP将增长3.64倍,即总排放量将增加2.09倍
 
这么减还要排这么多,太可怕了。所以如果谁先承诺哪年是排放峰值拐点,那才是会议的重大成果。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听说109和少年宫要拆了

今天在开心上,听张慧说109和少年宫要拆了,遂赶紧把残留的一点点记忆写下来,本来记性就不好,再不赶紧的,回头真忘了。
 
我从小到大,似乎只在少年宫学过英语,还是上小学以后,因此,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109就不同了,109对我来说,我从小就是在和看门老头的斗智斗勇中成长。
 
小时候,崇外大街还是一条单车道的小马路。那会自行车道比汽车道宽。记得崇外大街刚修好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天坛东门门口过马路,碰到一个大连人问路,我顺便问他,你觉得北京咋样。他说,北京自行车比汽车多,我们大连汽车很多。然而,北京现在已经变成了全国人民的停车场。
 
那会,我家和周围的几栋楼都矗立在一个1.6m左右的“高地”上,从这片高地到马路,有3条下坡路,一个是正中间的大台阶,南边是个大坡,坡下面不远就是地下电影院的售票处;北边是个小坡,坡两边似乎有台阶。由于常年拉煤,印象里那个破总是黑乎乎的。
 
从楼的最东边开始,往东,依次是5m宽的路,路边载着杨树;5m宽的花园,有花,有树,有踩出来的小路,还有bb……,花园被大高台阶分成一南一北两片;然后就是一个高台,台下边是2m宽的花池,再往东是人行便道。
 
马路对面就是109。那会儿的109也不是临街的,109的门前有一大片树林,纵深得有15~20m宽,种的都是高高的杨树。109的门口宽度和现在一样,地面是粗沥青铺的,中间高,两边低。地面有很整齐的裂缝,在两边各1/4的位置。靠北边的裂缝深一点,地面陷下去一点点。在靠近大门的约2米的地方有一条南北向的裂缝,再往西还有一条,很靠近中间。在这片地面和大马路的交界处还有一条。这些裂缝的构具有两个功能,一个是为我们提供了天然的羽毛球场:中间是一块整场,两边是两个半场。而且场地不是对称的,靠马路那边地盘大,109这边地盘小,因此打球时候就要经常交换场地,以示公平。另一个作用是,随着车辆的增多,两边的两个半场自然而然的就成了4个停车位,后来似乎也用白线画出了停车位,抢了我们打球的地盘……
 
记得自从109门口开始停车了,我们就一直谋划去109里面打球,因此就想办法和看门老头套近乎……博弈自此开始了……
 
后来,马路中间架起了隔离护栏,画上了人行道;再后来,马路拓宽了,修了过街天桥。
 
小时候的路,其实还是很美的。尽管没有车水马龙,便捷的交通,进到街心花园里偶尔还会看到一坨坨黄色的膏状物,遍布苍蝇无数……但是,每到春天,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那时候,没有车来车往的噪音污染,没有乌烟瘴气的汽车尾气;艳阳高照,可以树下乘凉,阴天下雨,泥土就是天然的下水道。
 
反观随着现代化城市的发展,路越来越宽,车越来越多,噪音、尾气越来越严重;路边的树由于地下管线的铺设,都变成了2,3米高的小树苗,失去了庞大的根系;下雨,雨水只能顺着下水道进入排污渠,而地下水越来越少,即使下雨也无法补充;由于植被的减少,夏天的阳光也被柏油路面反射回地表,夏天变得越来越难熬。
 
我记得,小学时候老师让写作文,时不时就让描写一下街心花园的景色,写写我们去街心花园搞搞公益劳动的感受。现在,哪里还有街心公园?买个房,小区内能有不错的绿化已经说开发商很强大了,别说有个小公园,更别提有雕塑了——那已经是奢侈豪宅的标准了。
 
那会儿徐斌买房,问我,你说我买个80年代的老房,不临街,安静,楼下就有花园,多好,为什么要去买那些新的小区?这个问题令我汗了很久……
 
扯远了,再回到109。
 
记得初中毕业时候,康宁就说,据可靠消息,少年宫要在咱毕业以后就合并到109来……我当时还说,看咱毕业走了就合了。结果是,毕业了,我没走,少年宫至今也没合进来。没等两块地方二合为一,就要一起被拆掉了,嘴上说没什么特别的回忆,但是毕竟是成长了20多年的地方,还是有些感慨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

北京城市地理

昨天收拾书,发现小时候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其中找到一本《北京市中学乡土地理教材——北京城市地理》,相当有意思,摘抄如下:
 
当年规划的工业区:石景山钢铁、电力、重型机械工业区(现在都已经搬河北去了),朝阳通惠河机械、纺织、化学工业区(现在改成CBD了),朝阳酒仙桥电子、仪表工业区(现在改文化产业基地了),海淀清河毛纺织工业区(清河毛纺厂还在么?似乎现在都改居民区了)
 
除上述几个工业区外,南苑是我国航天工业的一个重要基地(这个跑不了,现在依然如此);改革开放以来,在海淀区中关村迅速发展起来的,由数百家科技企业组成的“电子一条街”,已初步成为我国第一个新兴的高新技术工业园区。这里的“三环”新材料公司生产的超高性能永磁材料,“四通”公司开发的MS-2401中外文打字机均以打入国际市场。(中关村已经搬到上地了,现在改投机倒把一条街了)
 
思考与练习
请你利用地图,找出距离你们学校最近的医院,再找出北郊亚运村的位置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本94年出版的小册子里,已经规划出五环的位置,赞。
发表在 未分类 | 3条评论

继续写

晚上睡觉,我坐在副驾位子上,明晃晃的月亮挂在眼前,每当它从云里钻出来我就被晃醒一次,外加上车门漏风,两只脚都快冻掉了。这一宿估计也就睡了3个小时。
 
5点半多一点我就醒了,天人交战了一会是把他们叫起来还是再等等,眼瞅着天就亮了,太阳出来以后地变软,更没法走了,还是把大家叫起来吧。
 
本来期望着早上天冷,能把地冻硬,结果下车一看,可能温度还是不够低,或者地表生物太有活力了,地面还是稀的。(经过两天在青海湖边上的臭泥里徒步,我们已经习惯把沼泽称为稀的)匆匆吃了一个蛋黄派,开始下车勘探地形。周围至少十几米都是稀软的泥地,昨天车子冲过一道小溪后险到泥里了,离泥地边缘距离最近的,还是要倒车。
 
毫无悬念,好不容易把车倒车推出昨晚的坑,车子又陷入小溪里了。不过幸好,经过2个小时的努力,车从小溪出来后就没再陷进去。之前准备的徒步回去的计划也用不上了。每个人怀着劫后余生的心情踏上了返回玛多的路程,十点多回到格萨尔王登基台。一个藏族帅哥热情地招呼了我们,给我们端上了清茶+酥油(但不是酥油茶)。
 
一路上回去,车子又陷了2次,不过和之前相比都太小巫见大巫了,尽管连木板、千斤顶都用上了,但是因为心里面知道,今天肯定能回去了,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回到玛多,吃了晚饭,临睡觉,司机马师傅又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兴海闹鼠疫,封路了。。。。。
 
到前台打听,一个哥们说,大巴都掉头回去了,明天你们肯定过不去了,到西宁的都不能去,从西宁上来的要写保证书才让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仔细商量了半个小时,还给图旦打了个电话(我们捐的东西都委托他交给曲麻莱县了),看看能不能帮个忙啥的。最后,无论有没有人帮忙,还是应该早出发。本来想着6,7个钟头就到西宁了,能睡个懒觉的,结果又是6点出发。。。。。
 
还好,一路上只是消毒3次,量一次体温,不过看着全副武装白大褂还是有点不踏实。。。
 
That’s all!
 
总结:在遇到危险时候,关键还是要头脑冷静。充分利用可以掌握的知识对所处环境的恶劣性做出一个尽可能准确的判断,并且拟定若干种可行的解决方案。根据实际情况和可行性,安排好执行顺序,严格控制时间点,按部就班的去做。找到生存的底线,这个是任何情况都不能突破的。
 
就像考试复习一样,按照既定复习计划去努力做,只要努力了,能考什么样就考什么样了;只要努力了,死活就听天由命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3条评论

我活着回来了!

本来的计划是把每天的故事心情都连同美景一起记录下来,如果没有昨天前天的经历,这些都会是非常美好的回忆。但是,我现在,只想说出这两天的惊险历程!其他的见照片吧!
 
首先,能活着回来我要感谢高原的蕨类植物,这些贴附在地表的绿色生命赋予了我们足够的氧气,使我们一行4人没有发生严重的高原反应——如果有一人发生严重的头疼,呼吸困难,四肢发麻,我们都不可能顺利的走出来。其次,我要感谢我们的队员,是大家的团结和信心使我们拥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各种未知的困难。最后,我得感谢N78的GPS,尽管速度很慢,但是幸亏这个我们才找到汽车,走出草原。
 
上玛多,包车,奔麻多乡黄河正源。晚上6点赶到玛多,幸好这边天黑的晚,6点天还大亮。到交通宾馆前,打听到黄河源第一小学包车价格,问了n多人都不知道路(其实是5,6辆车),没去过。这时候过来一个穿横格毛衣的藏族哥们,名叫闹日。他说他去过,开价3800!我靠,严重超预算啊!再打听其他车,现在那边的司机都比较年轻,纷纷表示要找老司机带我们过去,一个个把爷爷辈的司机找来,也都没去过。。。另一个小伙开价3500,说去年去过,唉,还是贵啊!
 
正要做别打算,我们的司机马师傅说,他和闹日说了,3000块钱带我们上去,没辙,就是他,走吧!
 
一起吃个饭,闹日又带来一个人,看起来像那个香港电影里总演搞笑警督那个人,忘了叫啥了。闹日带来这个人叫才战,是闹日的哥哥,一个总说自己30岁但是户口本里写着1974年出生的人。。。他是麻多乡人!他就住在麻多乡!他说,中间断了2个桥,路没法走了,但是他住在麻多乡,认识路,可以带我们绕过去!(实际上后来发现是断了6,7个桥。。。)天助我也!走,麻多!
 
第二天一早6点半出发(原计划6点,但是可能是马师傅中间要价,才战晚来半小时),一路上谈笑风生,风景如画,暂且不表,参见照片。到一个卡子,居然找我们要80块钱门票/人!死磨半天,买了2个人的票进门。
 
遇到第一个断桥,挂四驱,猛冲,OK搞定!
 
遇到第二个断桥,左边路基高,右边河水深,所以只能从右边下路基,开到河里绕到左边,强渡,搞定!
 
遇到第三个断桥,我靠,整个桥基塌了,桥的一端掉在水里,人能勉强过去,车过不去。人下车!车强渡!搞定!才战太牛了!
 
第四个断桥,一样轻松搞定!
 
过了格萨尔王登基台,遇到第五个断桥。实际上这个桥本身并没有断,但是通往桥的路基断成了三截。。。才战要发挥了,绕!咣叽咣叽,要从扎尔加山后面绕过去。。。山有多大我就不说了,谁都知道青藏高原的山绝对和景山公园的山不是一个数量级!
 
咣叽咣叽到2点,吱,车停住不动了,下车一看,陷泥里了。。。昨天晚上下大雨,这点小困难是可以预见的,难不倒我们!下车,推!拿出铲子,搬来石头,找根麻绳捆住轮子(汗死,才战居然连麻绳捆轮子这招都不会,还得我教)。用力,推!搞定!继续前进!
 
继续掉坑里。。。我长这么大,真没干过这活!从下午2点一直推车推到晚上7点,这车才从这么一大片沼泽里推出来!海拔4570!推车5个小时!连带铲泥,搬石头!这就叫沼泽!
 
多稀的泥,多烂的地,多深的坑我们都经历了。当我们终于摆脱沼泽的时候,车坏了。。。挂不上档了。。。
 
司机也慌了,我们要求他带我们走回格萨尔王那里,那里有人家,我们住下,第二天骑摩托车到玛多去叫人把我们接回去。但是他坚持要到他一个老乡家去找人帮忙修车。这时候已经晚上7点了,从GPS上看,到格萨尔王那里大概有20公里,徒步过去太阳下山之前肯定到不了,我们只好妥协,去他老乡家。在一个又一个的上升过程中,孙策和杰西卡发生了轻微的高原反应,尽管不是非常严重,但是已经无法跟上才战的速度。只有我和沫沫跟着他,但是不久,也被他甩了!他居然把我的包放到山头上自己走了!
 
我们只好掉头回去,希望找到汽车,等他回来修车。。。但是我们发现,在原以为汽车应该停的地方,汽车不见了!马上计算GPS坐标,将下车时记录的度分秒坐标换算成度分坐标,立刻去找车!GPS显示距离车还有400米的时候,我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我第一反应是,才战要抛下我们跑了!赶紧追!走了没几步,抬头发现车正从山坡上冲下来,拦车,车停,上车。我们要求赶到格萨尔王那里住下。尽管太阳已经下山,我们基本不可能赶过去了,但是还是希望能走多少走多少。
 
开车,走了没几步,又陷进去了。。。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们的食物:4个饼,4包方便面,半根黄瓜,2个西红柿,4个鸡蛋,2个土豆,1根青椒,士力架若干,蛋黄派8个左右,20瓶矿泉水左右。大概可以维持5个人1.5天左右的饮食。由于其他三人都有轻微高原反应,如果第二天我和才战徒步去格萨尔王找人帮忙拖车,这些食物3个人大概可以坚持2天。徒步过去20公里,至少需要4个小时,格萨尔王到玛多,开摩托车需要至少5个小时,玛多叫人开车过来至少需要6,7个小时。第二天早上6点天亮出发,最快赶过来也要9点天黑了。最多最多只能带些补给,第二天再拖车。如果第二天继续拖车,则有很大概率一天也走不出沼泽。
 
这天晚上我吃了半个馍,孙策吃了1个蛋黄派,司机什么都没吃。
 
未完待续……
发表在 未分类 | 13条评论

青海行之二 – 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

6点起床,拼车坎布拉。
 
昨天临睡觉特意做了一下功课,坎布拉集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和李家峡水库于一身,丹霞地貌,广袤的原始森林和人工水库,共同构成了坎布拉独特的风景。是不是这么一说都想去看看了?呵呵。
 
门票+车票+船票=140。上来坐船,好爽啊!想不到黄河这么清,蓝绿色的水波环在周围荡漾,谁能想象这竟是黄河的上游呢?上岸后,一路考斯特。。。中途换了个观光电瓶车,然后又是考斯特,一共三个地方照相,一个坎布拉石头牌,照个到此一游照;一个照丹霞地貌的观景台;一个照龟山平湖(李家峡水库)的观景台。That’s all!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出门时候100多号人门口排队等考斯特。。。幸亏回来的早
发表在 未分类 | 发表评论